在下亦云云云

水彩,多肉,腐腐腐

这是怎么了……一个集训下来,我怎么觉得我越来越不会画画了……

摸鱼一只,第一次用颜盐,感觉还不错的样子

不得不时刻提醒自己

我是辣鸡

我是辣鸡

我是辣鸡


逆光(三)

依旧 洁癖洋&宠溺尘


         “嘿!子枫,玩什么呢,带我一个!”


回寝室,薛洋便看到一帮人凑一堆玩游戏。不过不巧,子枫输了,心里正有些窝火,又看到这个他定义上的“脏兮兮”的人出现在他视线,心情越发不美丽。

        “滚啊!”子枫向他挥了拳。

        薛洋莫名其妙被人打了一顿,忍住“大开杀戒”的想法,猛的推开他“神经病啊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一来老子就输游戏,看到你我可真他妈觉得恶心!你知道为什么吗?”子枫又上去给了他一拳,凑近他耳边“因为,每次看到你,我都好像是倒垃圾,摔进了学校的垃圾池!”

         其他同学没有人来拉开子枫,让他别打了,他们都在咯咯咯地嘲笑薛洋。

         薛洋诧异地看着他们,眼神中又带了些早就料到会这样的意味,只是没想到的是,他们都是一样的人,没有人偏向自己,就算一点点也没有……

       冲出寝室,他去了学校的大澡堂。当时很晚了,澡堂正处于没人的状态。他挑了一间最角落的淋浴室,进去,脱衣,刷水卡,开淋浴,他准备狠狠地冲一晚。

        可能是声音太大声,也可能是薛洋脑子里乱糟糟的,已经不想在听到什么别的细微的动静,所以当隔壁淋浴室敲他的门他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同学,可以借我一下你的水卡吗?我的水卡好像没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


还是等下次再说薛洋幼年吧😃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
原参赛画稿……画糊了……被我丢弃了……
(有照片参考)……

妈的,我真是个傻逼……因为一个智障心郁这么久……

步入正题……一个参赛作品,
我当时画的时候的内心:
妈的有病……写个鬼的同人小说,拖了这么久的画画了咩😓😓😂😂😂

同是九年义务教育的你为何总是如此优秀?是经历了什么会让如此优秀的你随便曲解人意?


“道长……若当来世……”
“若当来世……萍水不相逢。”
(要死了要死了……一觉醒来就想到这莫名奇妙的对话)